跳过导航链接
发表时间:2014/3/13 10:20:59


 请落实工伤医疗先行支付制度,留住工伤工人的生命

改革开放以来,大量的劳动者南下广东珠三角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他们走进了各行各业,但由于只注重经济发展,大部分企业忽视了职业健康安全防护,大批从事高危行业的外来工后来陆续发现身体不适,众多的因怀疑得了职业病的工友走上了艰难的维权路。为了求得一纸职业病诊断书,不少人耗上几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因没钱无法治疗;虽然最终被诊断为职业病,认定为工伤,但因企业不承担责任,仍然无法得到治疗;然后又一段漫长的诉讼路,官司打赢了,可不少人也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如44岁的尘肺病工人罗有仲(重庆梁平县礼让镇同河村人)。1998年3月开始在广东海丰从事宝石切粒工作。从2003年开始发现肺部异常后,2006年,被诊断为三期矽肺,并被认定属工伤,且被评为三级伤残。但是,其所在公司不服,提起了复议,此后又经一审、二审、再审等法律程序,至2010年11月2日,广东省高院判决下达,他的工伤认定终于尘埃落定。他计算过,仅此一项工伤认定就已耗时1655天。为了落实工伤待遇他又继续打官司,直至2011年4月21日获得胜诉判决,离他发病已近十年。由于当时没有工伤先行支付制度,这十年他基本没治疗,致使病越来越重。2012年5月14日,他被邀请参加了由南方都市报、花城出版社共同承办的“中国制造·制造中国”中国农民工30年迁徙史论坛暨中国农民工致敬典礼,他已虚弱得无法上台,只能由被同样患有三期尘肺的弟弟罗有国搀扶上台接受致敬,这也是他十年来唯一感到有尊严的一刻,可典礼结束后三个月,即2012年4月11日,他离开了人世,被判应获得29万多的工伤赔偿款只拿到了8仟元。我们当中的罗有国(罗有仲的弟弟)、钟银平、李家权、何承山与罗有仲都有相同的遭遇,由于维权过程没钱治病,现在尘肺病也到了十分严重地步。

2011年7月1 日施行的《社会保险法》为得不到及时治疗的工伤工人带来了希望。该法律的第四十一条规定: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该条规定体现了对工伤工人人性化的关怀,但遗憾的是该条规定并没有很好落实。佛山市南海区工人付朝权于2011年3月4日经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为:职业性肿瘤(石棉所致肺癌),由于付朝权所在单位不垫付医疗费,付朝权于同年8月5日向佛山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南海分局申请请求先行支付工伤医疗费,保障局于8月18日回复,认为付朝权单位已为其支付了工伤保险,不符合先行支付的适应范围拒绝了付朝权的申请,这使付朝权感到不解,用人单位为其缴纳工伤保险,怎么还比不上没有缴纳工伤保险的待遇好,最后经媒体报导和南海区工会出面,单位才为其垫付了医疗费。由于拖延了治疗,付朝权于2012年1月19日死亡。医生说如果能得到及时治疗,他本可以多活几年。而对于法律规定的工伤工人因所在单位没有为其缴纳工伤保险申请先行支付医疗费用的,有关部门同样予以拒绝。

2012年8月24日,佛山禅城区在某厂工作的女工陈菊香和林云霞因苯致再生性障碍性贫血,工厂没有为其购买工伤保险。并在为其支付一段时间的医疗费后不愿继续提供费用,两位女工向该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申请先行垫付工伤费用,该局口头作出不予受理的答复,理由是还没出台社会保险法实施细则,这只是借口。事实上,与社会保险法同时实施的《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第六条第二款已对此类情况作出了可以申请工伤医疗先行支付的具体规定。现两女工已经一年多无法治疗,病情进一步加重。

工伤工人的生命健康理应得到政府的关怀,作为因事故造成的群体伤亡,政府总是在第一时间先抢救伤者,但是,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工伤病人特别是职业病患者,有的得不到及时治疗,悄无声色的过早结束了宝贵的生命,这对工伤工人是不公平的,也违背了以人为本的精神,因而,我们建议:

应不折不扣地落实《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关于工伤

先行支付法律规定和《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

如主管部门因冷漠、刁难和拒绝为符合法律规定的工伤者工伤先行支付的申请,应追究其责任,因此造成严重后果的,应以渎职罪追究工作人员的刑责。

对于职工所在用人单位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工人发生工

伤事故的,用人单位不支付全部和部分医疗费的,应参照《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关于工伤先行支付法律规定执行。

对于因各种原因不能或暂时不能认定工伤的工人,尤其是职业病患者,政府应采取医疗保险和救助相结合的方式解决其治疗问题,不能对他们见死不救。

我们用生命和健康为代价为广东城市繁荣作出了贡献,迫切希望政府能重视工伤工人生命和健康问题,使所有工伤工人都能感受到国家和党对他们人性化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