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
发表时间:2014/9/15 11:39:51

社工不是献爱心

——南飞雁实习感言  罗婉匀

 

“社会改变的缓慢使人感到无力,而我们的确在为延续的世代建造一个更公正、更有尊严的环境。” 

读到这句话是在靖子的朋友圈,当时我刚结束一个月的实习生活,站在车水马龙的香港街旁。心脏就像是被人捏了一下一样,泛起一阵生生的但很实在的酸楚。一直在想用一句什么样的话可以概括我这一个月在救助站实习的心情,最终被这句话彻底地俘获了。我迫不及待地把那句话转发给身边的朋友,奢望能够获得同情与理解,但却被一句句“呃”“噢”“呵呵”彻底地打败了。“看来,这个社会改变得真的好缓慢啊。”当时在心里这么嘀咕了一句。

 

在一个月的工作时间内,我的内心一直被无助与希望两种对立的情愫充斥着。Helpless but hopeful . 无助,但对未来充满希望。这也就是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文首那句话的原因。我,只是社会上的一个很小很普通的人。我参与的南飞雁,也只是社会上一个很小很小的群体。面对着纷繁庞杂的社会,我们会感叹社会的不公,但又会在细数近十年社会的变化时猛然发现其实我们生存的环境已经美好了许多。或许再经过一个十年,待我二十八岁时,我能更强烈地感受到社会积极的变化。因为这个十年,有我的参与。

 

第一次将工作照片展示给同学看的时候,被他劈头盖脸地一句“你觉得这些人需要被救助么?天无绝人之路,他们根本没有受助的资格”给塞的哑口无言。低头看了看照片,里面大部分的人年纪较轻,有的看上去武大横粗,有的身上刻着满满的纹身。当时的我才刚从事社会工作,内心也一直徘徊不定,于是只能被迫用沉默来掩饰我内心当时的落魄与不堪。出于一种来自自尊心的不甘与倔强,我一直在想着要怎么打破他那句话,怎样才能够用自己的话解释清楚自己的工作。

 

一直到一周后,我接触到了一个来自云南的十四岁女生。她是被骗子骗到来广东的,丢了钱包丢了身份证,妈妈好赌,爸爸嗜酒,姐姐嫁人已无联系,走投无路之下去了公安局求救并被送到了救助站。在问到她对未来打算的时候,她只是说,希望在救助站送了她回老家之后,可以找到一份安定的工作好好安顿下来。作为救助站的一名实习社工,当时听到她那样说心里是很自豪的,因为感受到了自己所处团队发挥的实实在在的作用。是的,天无绝人之路,救助站就是给你们的后路。这些人不需要被救助,还有什么人值得我们的努力与付出?二十几岁又怎样,武大横粗又怎样,谁会没有过困顿潦倒的时候?只不过,你们当中有幸运一点的可以回到温暖的家让家人帮你们重振旗鼓,其余的却漂泊远方举目无亲只能向政府求助。突然间就把那个困扰了我几天的问题想明白了,却才发现,其实用语言来解释这一切是很无力的。一开始时拼命想反驳他的冲动与怒意也没有了,化作了我脸上一道很自豪的微笑。从那开始,再遇到那些很无谓地质疑,我也再不会困惑或生气,这一次,我可以选择沉默,用微笑来代替一切。

 

社会的质疑,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暂时的无助或失望,只会燃起我们内心奋斗的火种。我坚信,总有一天,南飞雁会优秀的让所有人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