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
发表时间:2015/4/16 14:44:59

近年来,中国社会工作服务的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一些社会矛盾以及解决了部分社会问题。那么,究竟是什么力量在发挥作用?究竟是什么力量让社会工作具有不可替代性?那便是社会工作的专业性。

案主小月23岁,女,自称年前从老家被骗到本地,几天前自行挣脱后在街上游荡,身上没有携带身份证且说不清家庭地址,被警察发现后送进救助站。

我们目睹了小月从刚到救助站认为即将可以回家的欣喜期待转变为如今在救助站里无奈悲伤的整个过程。在刚被送到救助站的时候,小月会主动与他人分享自己这几天的经历,眼神里不无透露着希望自己被救助能够赶快回家的渴望。但当进入救助站之后,看到身边的受助人员一个个离开而自己却不知何时才是归期,小月开始变得迷茫。她拿着自己的行李不停地在院子里一圈一圈地走,不停地向他人述说自己想要回家的那份急切,不停地告诉工作人员自己对于家庭地址仅有的二字记忆让工作人员相信她自己一个人可以回到家。当工作人员告诉她正在联系她家人会尽快送她回家的时候,她所有的理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一下子瘫坐在地板上开始放声大哭,根本不理会其他人的劝说,甚至当管教员想要试图带她回到楼上房间的时候,她会狠狠一把咬住管教员的手不放。这时候,她的悲伤、无助和哀求统统毫不保留地在你眼前呈现,你会怎么做?

有些人认为,根据国家社会救助政策对小月进行救助,查明她的家庭住址后安排回家,有些人认为立刻终止对小月的救助,让她离开救助站自行回家。那么,掌握专业工作方法的社工会怎么做?

首先,社工在与案主充分沟通的基础上对其进行个案预估,总结案主存在的问题、形成原因及其社会支持网络。救助站社工办公室包括笔者在内的三位社工与小月进行详细访谈后,总结了小月的需要,如下:(1)理解和关怀的需要。救助站内受助人员流动性强,直接导致受助人员之间、受助人员与救助员之间沟通少、理解关怀不够入微的问题。另外,小月经常遭到其他家庭成员发泄式的殴打,这也是小月缺乏关怀和理解的原因之一。(2)拓展社会支持网络的需要。23岁的小月除了妈妈、哥哥和弟弟以及那位欺骗她的老公之外,没有任何朋友,她的社会支持网络较薄弱。社会支持网络的广度会影响一个人的身心发展。小月遭到家庭成员的经常性殴打、被骗到外地却无法跟他人倾诉、求助,长此以往,小月会产生心理问题。(3)就业扶助的需要。小月8岁时,因发高烧导致脑部损伤,因此父母不让小月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于是小月从八岁起至今都是帮妈妈在市场里卖菜。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小月的社会支持网络的拓展,也限制了小月生活能力的提高。

其次,社工会根据案主的需要来计划并提供相关服务。但因为受助人员在救助站接受救助的时间都相对较短,社工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满足受助人员的所有需要,所以只能选择案主的部分需求来作为重点提供服务。因此,我们的服务计划主要是针对小月的理解和关怀的需要来进行心理辅导和心理支持,服务目标是缓解小月的情绪压力从而让她实现一定程度上的增能。我们每天对小月进行一到两次的个案会谈,跟她一起回忆美好的往事,尽量转移她的注意力以此缓解她想回家的焦虑心情。

最后,社工在服务期限截止的时候结束对案主的服务提供并对服务进行评估。小月目前仍在救助站,仍处于服务期限内,我们将在小月离开救助站之后结束对她的服务并进行评估来衡量我们的工作。

我们不知道小月何时才能离开救助站,不知道她以后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当我问她人生理想是什么的时候,她只是说:“我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