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
发表时间:2016/12/5 19:40:33

误打误撞的一次实习经历

—冯莉芯
    一直在顺德出生成长甚至读大学,可以说20年来都是在顺德的度过的我,却对社工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热情,高考填报志愿时信誓旦旦地跟我妈和老师们说,我只想填报社会工作这一专业,能录取的话就继续读,不能录取就出来工作。但我对社工行业憧憬与热忱的那把火已被顺德某大部分社工机构的现状给浇灭,对社工这行业也渐渐失去了信心(伤心事具体不详说,更多在顺德社工机构当过实习生的体会更深)是的,你可以想一下这样一个情景:一个你喜欢了很久的人终于跟你一起了,当你以为可以跟Ta走进婚姻殿堂的那天你才发现Ta所有的一切都是骗你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构想出来的。天啊噜,这感觉比吃到了屎还要辣鸡!

记忆中隐约记得老师在课堂上略略提过NGO,自认为我并不是读书的料,所以我是那种上得学多读得书少,更别说听课那种了,因此是完全不了解这领域的存在。

直到同路人计划才接触所谓的NGO,随之即将干旱的心终于也迎来一点雨露的希望,听说NGO跟我以往接触的社工机构模式不一样,心里有种声音叫我应该还可以去试试看,或许是我以偏概全了,其实并没有真正到我想象的这么差呢?

 

然而让我更认同的是他们很多人并不觉得自己是社工,自我介绍更多的是公益人。

接着公益人这词迎着微弱的希望在即将枯萎的心里扎根,然后发芽了(就好像许多NGO机构的生命力一样顽强)……随之而来的就是我未曾见识过的新世界,或许是20年来的我一直都在顺德生活以及学习,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又或许是这圈子的人让我知道了原来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奇葩的人存在,而且他们即使奇葩却很牛掰(内心独白:虽然我很弱鸡,但我一直很正常)

 

这短短的4个月发生很多变化,不管是我私人的情感的沉淀还是三观都改变了不少(与之前各种懵逼状态相比)

原来大家一起工作时可以有说有笑,更像是家人似的相处模式在工作;原来可以没有上下级之分,可以畅所欲言甚者可以毫无忌讳地去表达自己的见解,或是会议上因为某个笑点而打断会议进程笑够了才继续会议;原来你加班也能加得这么心甘情愿;原来真的有人待你像他们的闺女(服务对象);原来你的优点可以被放大,哪怕你是实习生你也可以被重视;原来你一些潜在的能力可以无意被挖掘……原来,原来很多很多事都是你意想不到的却又充满惊喜地发生了。

你很难想象电视剧里演出的有那么一天真的会出现到你生活中,有时候在医院像是上演现实版的《无间道》,然而在你生活中却验证了“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或许我看的是TVB吧?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电视剧也不例外)

曾经有个朋友问我,你是还在同路人计划的机构做吗?当我回答不是的时候,我朋友表示他无法接上话了,而且很是惊讶。

他充满疑惑问我,既然你不在那里工作了那为什么你朋友圈刷的消息都是那里的?

随后我翻查了一下才发现,原来真的绝大一部份消息都是关于机构的。毕竟像我这种人是甚少发朋友圈的,哪怕发了它存在于我朋友圈的寿命也不会长,也就是我过一段时间就会删除,然而还能久久“残存”在我朋友圈最多的就是机构的各种信息。所以真的不难怪我那朋友对我会有这样的疑问。

其实不怕坦白说当时同路人培训后我被刷下来了没能继续参加实习的机会了,但不知道是机缘巧合还是说真的是缘分,我成为了同路人计划里最后的“小蟑螂”(自认为的)正因如此,哪怕我如今实习计划结束我已经离开了,今天的我仍然觉得我是机构的一份子,就有种‘人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所以如今如果是我力所能及的事需要到我,我就会去做。


这驱使我去做的或许是一种情怀,又或许是其他不可言喻的情感。但不管是发自什么原因,我不曾想去探究。因为一切在我看来都那么的理所当然,一切都这么的心甘情愿。

以前常被我妈常唠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等知足之类的大道理我都觉得烦,可当你接触了社会底层的草根生活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各种不满足的想法有多幼稚,才觉悟知足常乐是多难能可贵。

 

其实有时候你很难理解,为何越是草根越是底层的人越是执着与坚持。

如今本科生遍地,研究生、博士的更不在话下。但恰好相反的是,他们很多即使高中还没毕业,但从他们的故事中或是与他们的交谈的过程里你更能看到自身的不足。年龄较年长的,他们的打工经历和社会阅历简直都可以谱写一本书了;或者比你年轻的他们其实懂得的比你还要多,甚者比你更要成熟。


直到那时候我才真正觉得,世界真的很大。

然而“同路人计划”或许就是

开启你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那么,你准备好了没

准备好接住这钥匙

与我们同路

发现世界更多的不可能了吗

 

“同路人”报名

详细扫码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