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链接
发表时间:2015/9/25 22:17:26

关于统一职业病民事赔偿准则的建议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职业病防治法》实施至今已有十多年,但当中有关民事赔偿的执行仍充斥着混乱与不公。《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九条规定: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然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却又说: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法规之间的矛盾,造成了判决上的参差,病情相近的工人,赔偿因此差天共地。

 

例如在广东惠州,法院就支持了被抚养人生活费、后续治疗费,以及精神抚慰金等民事赔偿的案例;在东莞的案例也是支持了大部份的民事项目;但在佛山,法院却只肯支持精神抚慰金;在经济相对较高的深圳,也仅仅是支持精神抚慰金。在广东省高院,同一间工厂、同一样病情,同一时间上诉的工人,一个的民事求偿获得了支持,另一个却全盘驳回,后者只得去抗诉。性质上十分简单的案子,却因为各级、各地以致各个审判庭判决准则的不同,导致劳资双方均觉得判决不公,不停缠诉,好些案件因而纠缠达十年以上。这对已身患重病的职业病工人来说实在是不能承受,亦不该承的负担。

 

最高人民法院应当修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或就职业病民事赔偿的问题另作司法解释,列明赔偿项目和计算标准,以统一下级法院的判决。我们认为职业病人的民事赔偿项目应该包括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后续治疗费、精神抚慰金和其他民事赔偿项目。民事项目中和工伤保险项目重迭的,可扣除工伤赔偿中已支付的金额,但不应把重复项目整个剔除。

 

职业病是可以预防的,职业病的发生本就反映了侵权行为的存在。而职业病又多是长期疾病,对患者的损害往往远不是现有的工伤保险能补偿的。因此,确认职业病人的民事求偿权有其法理上和实际上的必要。我们恳请有关部门立即采取措施,保护职业病人的民事求偿权,让职业病人少走寃枉路。